十一

日常与秘密。

毕业的快乐,常在于未毕业之时;一毕业,快乐便消失,有时反而来了悲哀;只有将毕业儿未毕业的时候,学生才能真正地,浓烈地尝到毕业的快乐的滋味。修业期只有几个月了,在校中时最高级的学生了,在先生严重时出山的了,在同学面前是老前辈了。这真是学生生活中最光荣的时期。加之毕业后的新世界的希望,“云路”“鹏程”等词所暗示的幸福,隐约地出现在脑际,无限地展开在预想中。这时候的学生,个个是前程远大的新青年,个个是有作有为的好国民。不但在学生生活中,恐怕在人生中,这也是最光荣的时期了。然而,果真毕了业怎样呢?告辞良师,握别益友,离去母校,先受了一番感伤且不去说它。出校之后,有的升学未遂,有的就职无着;即使升了学,就了职,这些新世界中自由种种困难与苦痛,往往与未毕业时所欲想者全然不符。在这时候,他们常常要羡慕过去,回想在学校时何等自由,何等幸福,巴不得永远做未毕业的学生了。原来毕业之乐决不再毕业上的。

丰子恺:《实行的悲哀》

前几个月翻来覆去的闷闷不乐,被丰子恺先生短短几行字描绘得淋漓尽致,而我其实也无需再说些什么了。

我一直在想,开始工作后,不断地想要回北京究竟是为了什么?

毕业之前曾在北京城疯狂地闲逛,以为我再也不会回去。毕业之后,却已经开始计划一次回去的旅行。

想了许久,直到看到丰子恺先生的这篇文章,我才真正意识到,我想念的其实是随心所欲的、自在的不被生活所压迫,不为工作所驱赶的,那短短几年的学生时代。

然而,想念也只能是想念罢了。即使再一次回到北京,我想那些旧时光也不会再来了。


热度(2)

© 十一 | Powered by LOFTER